我心目中的文化——一棵仙草的守望-健康中国行
我心目中的文化——一棵仙草的守望
时间:2019-12-12 16:3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“我心目中的文化”,其本身就是一个很文化又很有现实意义的话题。这可不是一般的草,是你生命中的仙草。于是,就有了这个分享。我想讲5个小故事,在这5个故事里,有我心目中的文化,即有我的选择,我的梦想,我的奋斗,我的价值观。

故事一

关于缘起,关于初心

 

     铁皮石斛的种子,在我孩童时期就已经种下。我的父亲、祖父、曾祖父、太祖父都跟石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尤其是我的太祖父、曾祖父因经营铁皮石斛而与胡雪岩、康有为、项昌权、蒋叔南等名人政要成为朋友。

     幼年的时候,我的父亲创办了枫斗加工厂,我是耳濡目染。成年后,我翻阅了历代医药典籍,对铁皮石斛的药用价值和神奇疗效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;后来反复接触到铁皮石斛治病救人的民间案例。结合古代和当代的众多研究,我坚定的认为铁皮石斛作为中华九大仙草之首,名不虚传。温州雁荡山是中国铁皮石斛的道地产区也是实至名归。铁皮石斛这棵小草,应当造福于更多的人。所以,在很多年以前,当铁皮石斛这棵小草向我招手的时候,我是毫不犹豫、义无反顾地投向了它,并愿与其一生相守相随。归根溯源,这是一种家族的传承,是我童年的经历,也是我反复思辩,理性认识的结果,我想这就是我的初心。

     天下事有时候还真的要讲点因缘。我对铁皮石斛的感情,在一幅画上也可以说显露无遗。2018年5月,文化部国家艺术教育基金资助项目的50多位艺术家来雁荡山写生时来到铁枫堂,在交流时其中一位老师向我介绍了“鲜石斛”这幅画,是中国花鸟画大师吴茀之老先生1955年和潘天寿在雁荡山一起写生时所画,画上还有一段关于雁荡山铁皮石斛的跋语。我对书画不懂,但是这幅画却深深地吸引了我,特别是画上的跋语:“此鲜石斛也,生岩穴间,花似兰、色淡黄有香气,茎节类木贼而中实。余游雁荡见当地农友盛以小篮求售,索价颇昂。据言此草治热病有奇效,土名吊兰,节曲带紫褐者铁兰最佳,不易采得,特为写照及之”,寥寥数语,把1955年雁荡山野生铁皮石斛的形态,还原到我的眼前。

  当时我非常激动,虽然雁荡山铁皮石斛在从古至今的各种药典上都有记载,但是从来没留下非常具体的形态类资料,只是在书本里记载,在人群中口口相传。这幅画作不仅再现了雁荡山铁皮石斛的形态,而且用文字进行了细致描述,不仅是名家的画作,更是非常珍贵的史料。我非常兴奋,拜托各位老师帮我寻找这幅原作的下落,并当场表态我想赞助您们这次的写生活动,希望各位老师多写多画雁荡山石斛。后经多方打探,我得知原画被收藏在浦江吴茀之纪念馆,我联系了这家博物馆希望求购这幅画,但是馆藏作品都是属国有资产,无法购买。后来,我又几经辗转终于联系到吴茀之的孙子吴杭(吴茀之纪念馆馆长),上门求教,并跟他讲述了雁荡山铁皮石斛的有关情况。交谈之间,从1955年到2018年,60余年的岁月,仿佛在这一刻重叠。无论是关于他爷爷吴茀之老先生的记忆,还是关于雁荡山铁皮石斛的想象,终于融合在一起。感慨之余,吴杭将祖父的原画高仿真赠送于我。现在,这幅画被我挂在铁枫堂博物馆。进出的时候看到它,总会感觉到会有一种奇异的暖流涌动。就好像那个时候的雁荡山铁皮石斛,穿越时光,栉风沐雨、跋山涉水而来,时刻提醒、鞭策着我…… 

故事二

一株苗的故事

 

 

      铁皮石斛的人工栽培技术成熟是2010年前后的事情,当时铁皮石斛的育苗一直是道突破不了的难关。因那时候野生石斛资源濒临灭绝,又禁止采挖。要想发展石斛产业,必须要先解决石斛种苗的问题。我开始不停地对接浙江大学、浙江农林大学、浙江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。在这些专家教授的实验室和实验田里,我发现石斛组培育苗的技术其实已经成熟,只是专家教授们比较慎重,还没移出实验室的想法。于是我和浙大的一个教授谈合作,希望能转让他们的组培育苗技术,一起做更深入的研究实践。那位教授被我的真诚打动了,但是反复叮嘱规模要搞得小一点,最多搞500来平米先试试。我却偷偷建起了一座5000平米的组培车间。

 

      后来,教授来到我公司现场时,吓了一跳,连声说“老宋,你这是乱搞啊”,他担心地说,“你建5000平米的组培室,你也许能够承受。但你要消掉5000平米组的种苗,需要1000多亩的土地,1亿多的投入,你会承受不起”。当时这位教授没有意识到未来市场之大之广阔,我自己种不完,完全可以卖给其他人去种啊。果然,2010-2014年石斛种苗供不应求。

     2012年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时任浙江省农科院院长陈剑平来到铁枫堂公司考察指导,参观了铁枫堂的组培室,连连感慨,跟随行的专家领导们说,“我们这些专家教授,在实验室里捣鼓了一辈子,发表了那么多论文,申请了那么多的专利,科研成果必须要产业化,科研成果如何产业化,宋仙水这个农民值得我们学习”。陈剑平院士主动提出建一个院士工作站。2013年,中国第一个铁皮石斛产业的院士工作站在我的铁枫堂落地。

故事三

一个会议的故事

 

 

     2012年,乐清市铁皮石斛产业协会组团到云南芒市参加第六届中国石斛论坛。论坛期间,遇上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乐清石斛人。整个论坛期间,我一直在思考一个个问题,“为什么这样的行业峰会要在云南芒市召开?”“为什么这么多的乐清老乡要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开会?”“我们是中国铁皮石斛之乡,也是中国铁皮枫斗的发源地,有历史、有底蕴、有技术、有人群。我们除了到处看戏,难道就不能自己搭台演戏么?”“我们为什么不能举办属于自己的一个石斛峰会呢?”在芒市会议期间,这样的念头愈来愈强,挥之不去。就在论坛的会场上,我向七、八位乐清老乡发了短信“定于今天晚上7点,在某某酒店某某会议室,召开乐清市铁皮石斛产业发展座谈会,请大家相互转告”。由于临时发起,心里对参会人数并不抱太大期望,出人意料的是,当天晚上来了90多位乐清老乡,以至于原来定的会议室太小,不得不临时增加位置。那天晚上的会议非常热烈,一直开到了半夜,大家一起讨论了很多和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的相关议题,并筹划在乐清举办类似的石斛论坛,最最重要的是,通过那次会议,凝聚了乐清石斛人的人心和共识。唯一遗憾的是得罪了芒市论坛的举办方,他们至今仍耿耿于怀,不愿意理睬我。

      当年12月,乐清铁皮石斛推进会在温州会展中心隆重召开;2013年首届中国浙江乐清铁皮石斛文化节在乐清晨沐广场盛大举办……时至今日,铁皮石斛文化节已经成为我市每年一度的石斛行业盛会。在历届的举办过程中,“雁荡山铁皮石斛”这一区域公共品牌逐渐形成、并获得业内广泛认同,“雁荡山铁皮石斛”也于2017年顺利通过国家农业部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保护认证。

故事

“仅做一粒”的故事

 

 

     什么叫仅做一粒?就是很多可做的中药产品我不做,就做一种铁皮石斛枫斗。全国的铁皮石斛产业发展经历了2009年到2014年的一波高峰期以后,随着栽培技术和种植规模不断扩大,原材料市场趋于饱和,价格一路走跌,等顾客上门要货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。但我发现在市场的销售终端,如各大药房里,石斛产品的价格却始终坚挺。我决定办中药饮片厂。

     2014年我们开始建中药饮片厂,到年底,我们成为乐清市第一家通过GMP认证的中药饮片厂。按照药品的规范生产,建立了自己的检测中心。铁枫堂铁皮枫斗作为药品,进入了药店、医院等终端市场。按照中药饮片厂的资质我们可以做500个、800个品种的中药产品,包括西洋参、三七、枸杞等等。但我没有动摇,公司高管们要增加经营品种,拉低成本费用的多次动议,都被我一一否决了。我深知我们的优势,我们是雁荡山铁皮石斛的道地产区,有铁皮枫斗加工这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依托,把铁皮枫斗一个产品做精、做深、做透,打造国内铁皮枫斗这个细分领域的第一品牌是可以实现的,更何况做铁皮石斛是我的初心,也是铁枫堂的初心。

      2016年开始,我在相关的学术会议和产业论坛上,创造性地提出了道地药材经营进入了单品种品牌时代,不要大而全,定要专而精。我们要把每一粒枫斗都做到极致,做到精品,做到极品,去做细分领域的隐性冠军。这几年,我们的观念和产品已经逐步被行业、市场和消费者认可,市场反应一年比一年好。只要用心去坚守,一粒小枫斗也能成就大事业。

故事五

一座老宅的故事

 

 

     宋家的老宅始建于清道光年间,由铁枫堂创始人,我的太祖父宋康池所建,迄今150余年。老宅里曾接待过胡雪岩、康有为、项昌权等名人政要,也曾诞生过天台国清寺的澹云法师(其曾为中日建交做出过杰出贡献),至近些年,老宅的宋家后代人才辈出。老宅承载了铁枫堂的百年发展历程,伴随了我的一路成长,也是大荆山区的一座文化古建筑。但历经百年岁月,已经破败。

     在我2009年重建铁枫堂时,我就有个心愿,一定要把这座老宅重建、重修、重整,要把祖辈的初心铭记心中,把祖辈100多年来坚守一棵小草的初心铭记在心中。2016年,我开始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,但是并不顺利。经过100多年家族的发展,老宅里有30多户人家,共200多号人,其中光我父亲这一辈份的叔叔伯伯就有十七、八个人。虽然这些人大都搬迁在外,但是一个个去做思想工作是一项细致、繁琐的工作,过程也比较艰难,虽然大部分人是支持的态度,但是也有人反对,有人误会,有人怀疑,甚至还有些人会像看笑话一样。我从2016年开始,挨家挨户走访,做他们的思想工作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反复沟通、反复解释、反复说明,终于在2017年9月,大家初步达成一致意见,即由我全额出资,老宅原有格局不变,原有产权不变,把老宅打造成承载石斛记忆的纪念馆、博物馆。

     从2017年开始设计、装修,到2018年底,老宅终于整体完工,摆上家族前辈的老物件、有关书籍和名家作品。并专程请林曦明老先生为老宅题词,请中国的人物画大师吴山明为我们的铁枫堂创始人宋康池画像,请赵乐强先生为铁枫堂老宅写了前言,等等。于我而言,宋家老宅不仅是一座房子,更是承载了铁枫堂历史的文化符号,烙印在每一个宋家的子孙身上。家族5代人为之坚守的小草,希望其继续枝繁叶茂。现在老宅的中堂,还悬挂着曾任台北市市长项昌权对我曾祖父宋万连的赞誉之词,也即宋家家训,“孝以待亲、和以待里、信以经商、严以治家”。
    这就是我的5个小故事,也是我心目中的文化。于我而言,铁皮石斛不是一棵普通的小草,它是一棵情感之草、养生之草、产业之草。我很幸福,因为我有一棵值得一辈子为之坚守、为之奋斗的小草。我名字叫仙水,仙水就是为了守望这棵神奇的仙草。



 

 


支持单位

主办单位

承办单位

联办单位

网站信息

国家卫健委宣传司

国家中医药管理局

中国疾病控制中心慢病中心

中国保健协会

中国中医科学院

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

中国保健协会健康文化创意专业委员会

中国网络电视台

《健康中国》节目组

北京元上都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北京康视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
健康中国行工作委员会

北京同仁堂集团

天津市达仁堂制药厂

京ICP备11041933号-3

E-mail:jkchina_tv@126.com

TEL:010-85895788

FAX:010-85897688

北京专业网站建设